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二卷:第四章 天鹰战士 更多>>
 

  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二卷:第四章 天鹰战士

    时间:2018-01-16 利用那群贫穷帮所作的机会教育,在我看来是非常成功,不过阿雪却显得有些难以接受,她本来就脸皮很薄,这样子在众人眼前的耻虐调教,也难怪她事后会躲进房里,老半天见不了人。
      但我却仍然认为值得。阿雪的善良与温柔,是她的优点,也是我所没有的东西,可是善良与纯真,必须要用在值得用的东西上头,否则这些美好的特质,最后反而会害到阿雪,更有可能牵连到我。
      我并不是要阿雪认识人性本恶之类的理论,但我希望她至少要明白,那些贫民并不是可怜的羔羊。即使是再穷、再无辜的人们,都还是人,都还有着生而为人的种种慾望,在施与援手之前如果忘了这点,有时候就会让人后悔莫及。
      阿雪对我的做法,虽然不能认同,但却也不会有激烈反弹,至少~~在她躲进房里不见人的时候,我也和她一起在房里。
      对我的「檯面女友」羽霓有点抱歉,不过吃完了清粥小菜,总要来点大餐来饱饱肚子。
      「贤侄,你和阿雪丫头~~越来越像是一对姦夫淫妇了。」
      当我和阿雪从房里出来,遇到刚刚结束通宵狂欢风流的茅延平,他就是这么摇着头,一副奸笑表情在说「少啰嗦,你昨晚还不是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?你肚子饿了没有?大家既然都是炮交结束,一起去吃上一顿,交换心得如何?」
      「嘿!我最喜欢交换心得这个部分。」
      我和茅延平一起去餐厅大快朵颐,顺道商量下一次的任务要选择哪种型态。
      腾格尔盗贼团被摧毁的消息,透过追迹者公会的传播,很快就散往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,理所当然,荷包饱饱捞了一票的我们,身价再次水涨船高。
      追迹者的身价,说来无稽,因为追迹者应该是主动追逐珍宝、探索各种秘境,从中得到收穫,不需要外人来订身价。不过,事实上却不是那样,也有部分追迹者兼捞其他生意,兼作保镖、杀手、佣兵,甚至卖淫的买卖,团队或个人干下的事件越大,身价越高,受雇时候收取的报酬也越多。
      这次扫平腾格尔盗贼团,我们是捞了一票,不过还没有到可以夸耀的程度,毕竟在追迹者业界,真正让人羡慕的事情,是找到某些失落的封印秘境、传说中的魔法神器或财宝,尤其是五百年前战国时期的秘宝,那不仅仅是高价,甚至是无价。
      不论如何,这次我们漂亮地解决了一次事件,也完整收到了报酬,在下一个工作来到之前,我们大有余裕悠闲地过一段时间,甚至可以渡个豪华的假,找个热热闹闹的大都市,享受各国美食、与各族美女狂欢、畅饮百年美酒~~嘿,其实在这矮人村落好像也作得到,总之就是找地方放鬆自己。
      只是,这个想法却似乎太过奢求了,因为就在我们从那村落回来的当天晚上,来自当地追迹者公会的使者,就用力敲开我们的门,把一封特急书信送到我手上。
      这封特急信来自金雀花联邦,发信者是最近正在竞选议员的冷月樱夫人,信的内容~~是高价邀请我们到金雀花联邦,参加即将举行的一级方程式大赛车!
      「嘿,贤侄,月樱夫人找你作什么?」
      「月樱姐姐邀请我们去~~当赛车手。」我在看信的瞬间,有些愕然。金雀花联邦的一级方程式大赛车,举世闻名,每一届都吸引无数好手参加,不但本身的门票对国库贡献良多,周边所带起的商机、幕后所进行的赌盘,整体所牵涉的金额是一笔天文数字,是金雀花联邦的头等盛事,所以每次都会邀请各方好手参加,但为何会要我们~~
      「如果没料错的话,我想参加赛车只是个理由,真正的原因嘛~~唉,我不想提。」
      不是不想提,而是这问题很难解释,牵涉到这一年半以来黄土大地上的各方势力变动。
      自从在萨拉举行的国际会谈之后,黄土大地的局势,彷彿初春解冻的瀑布,激烈地奔流着,几件影响日后大局甚重的要事,连续发生,令整块大地上的人们目不暇给。
      首先,这个口口声声追求和平的国际联盟,却是因为大地诸国要联手压制黑龙会,才得以成立,事实上根本是个战争组织,随着这个联盟的成立与运作,各国之内或多或少都出现了路线斗争,伊斯塔的邪人、索蓝西亚的精灵,甚至连金雀花联邦都不能倖免。
      提倡「博爱济世,普渡众生」的慈航静殿、主张「以战止战,诛灭邪恶」的净念禅会,儘管两者的成员几乎完全相同,只是年纪老少有别,但双方为了本身的理念,近年来却屡起争执,甚至在导火线引发下,演变成武装冲突。
      所谓的导火线,是一年多前,金雀花联邦境内开始有个传闻,说誓言消灭黑龙会的净念禅会,其实暗中受到黑龙会操控,他们所开发的军事技术与军械,都流向黑龙会,反过来侵略大陆诸国。
      这个谣言,登时把慈航静殿与净念禅会之间的矛盾疯狂引爆。慈航静殿的长老们,痛斥净念禅会被私慾给蒙蔽,劝弟子们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;净念禅会的年轻弟子,压根不相信黑龙会有如此神通,认为自己满腔热血,想要让这个世界更好,这全是出于本心,岂容他人污蔑?还反过来指责这谣言是长老们故意散布,阴谋打压净念禅会。
      就在国内冲突越演越烈的时候,伊斯塔爆发三日政变,儘管最后以失败告终,但死伤却相当惨重,听说也是有黑龙会的影子参与在内,而「黄金提督」李华梅也在东海发表声明,表示光之神宫内确实有人私通黑龙会,意图不轨。李华梅说话的份量极重,加上心灯居士率领运输船队遭到黑龙会伏击一事,是铁一般的事实,现在人们都相信,这些号称自己与正义同在的大和尚们,确实有人背离光明理念堕落了。
     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我,一直在暗中搜集金雀花联邦的情报,除了牵挂月樱的处境,也因为那天封灵岛上至善老贼秃的遗言,告诉我们策划这一切阴谋的人,就是慈航静殿现任掌门心禅大师。
      当时听见这个秘密的人,还有加籐鹰、羽虹。前者拐了我的「天罡气诀」秘籍后坠海,现在除了练武之外,可能天天和那些女卫士苦练他的黄金手指;后者已经一年多没有消息了。
      本来大地上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听见霓虹双妹铲奸除恶,逮捕地方恶霸的消息,但自从离开东海之后,羽虹就彷彿人间蒸发,再也没有出来活动,甚至就连她师父心灯居士都音信全无,茅延平也联络不上,导致我们无法把羽霓交还。
      羽虹的正义感之强,不可能对这件秘密袖手旁观,若是我的推测不错,这一年多来她应该是与心灯居士一起,暗中调查心禅的犯罪证据,预备揭穿他的假面具,把这大奸贼由宝座上拉下来。金雀花联邦这几个月动荡不安,想来也有他们师徒的努力牵涉其中吧。
      除此之外,东海的幽灵船事件,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里程碑,所影响到的範围不只是东海,也牵连到整个黄土大地。
      黑龙会与反抗军各自元气大伤,签订毫无诚意的和平协约,暂时互不侵犯,儘管我始终怀疑黑龙会别有所图,但看在外人眼里,这却像征反抗军得以与黑龙会平起平坐,双方瓜分东海,各据一方。
      这个消息很快便在大地上传得沸沸扬扬,透过各方势力、媒体的宣传,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,将之视为正义战胜邪恶的一场漂亮战役。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结果,多少是有心人推波助澜的结果,因为那些前去东海当义勇军的贵族武士,在见识到实际的军旅生活后,纷纷打退堂鼓,但去的时候表现得慷慨激昂,总不能狼狈逃回来,需要一个适当的下台阶,而幽灵船之战正给了他们这个机会。
      「我在东海不知道有多神勇,那些黑龙会的狗贼,被我杀得抱头鼠窜!」
      「幽灵船出现的时候,局面千钧一髮,幸好我力挽狂澜,一个人挡住了那些妖魔鬼怪,救了整船人的性命。」
      「杀小喽啰有什么了不起,我曾经与黑龙会第一猛将武间异魔大战数百回合,不分高下,彼此钦佩对方武功了得,唉,可惜没有再战的机会了。」
      类似的吹嘘,在幽灵船之役结束后的几个月,充塞于大地上各国、各处的茶铺酒楼中。由东海退役的贵族子弟兵,多是出身于世家门阀,一心想要建立武勋,方便以后继承家业,所以从东海回家之后,拚命吹嘘自己在东海对抗邪恶势力的英勇表现,一个个说得口沫横飞,有声有色,就差没有说他亲手斩下了黑龙王的狗头。
      顿时,坊间诞生了无数的战争英雄,至于东海的实际情形到底是怎样,根本不是重点,也不会有人在意,毕竟对于这些豪门世家而言,族人建立的显赫武勋比什么都重要,不用细查,而对于提供大量物资援助给反抗军的各国政府,也需要一些胜利的綵头,好向国内民众交代,所以这结果就被大家欢天喜地接受了。
     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,那些战争英雄吹嘘之余,为了怕牛皮吹破,倒也不忘记留下后路,所有人几乎一致地讚美着反抗军的领导人,把李华梅说得天上少有,地下无双,不但智勇双全,她的绝世美貌更是令所有人爱慕敬畏,恨不得为她而死。
      每当我听到那些话,心里总是有着许多感歎。严格说来,这些讚美用在李华梅身上,倒是很贴切,她确实有着众人夸讚的美貌与本事,只不过这些家伙在东海时间不长,别说与她讲过话,甚至连近距离看她的机会都不见得有几次,会这样子狂夸,就给人谀词如涌的不良感觉了。
      此外,听他们说李提督如何如何了得,彷彿天上神人时,我眼前总会浮现一个影像:一个很认真说话,要我只把她当作普通女性,别把她看做是东海龙女的李华梅。
      或许,就是因为在人们的眼中,她始终是一个伟大而坚强的领袖,所以才造成了强大的压力,让那个名叫画眉的少女,永远被压在龙女提督冷静而睿智的外表下吧~~不过,说起来我没什么余裕这样感歎,因为有人受褒,就有人被贬,而我就是那个有够倒媚的受害者。
      不晓得是因为忌妒,还是什么其他理由,当人们对李华梅讚不绝口的同时,我却似乎成了继黑龙王之后,东海第二号邪恶份子。
      明明是我攻破了幽灵船,宰了武间异魔,但在人们口中,这些好像都变成了「只是不可信的传闻」,儘管有部份人肯定我作了这些事,但却解释成「约翰·法雷尔与黑龙会串通,想要渗透进反抗军的苦肉计」,由于李华梅提督慧眼识破,所以我连夜不告而别,逃之夭夭。
      「贤侄啊,这就是爱之适足以害之,李提督想提拔你,大力在东海宣扬你的功绩,但她操之太急,顾虑不到这样操作的反效果,而你又逃离东海,结果这些忌妒的男人们就炸了锅。」
      不良中年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但是对人性的洞澈透析,那真是有一手。事情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,那些在东海把不到漂亮妹,却又妒恨龙女提督对我青眼有加的无耻妒夫们,开始败坏我的名声,如果说我强姦小女孩、猥亵良家妇女,那倒也不算冤枉,但偏偏说我勾结黑龙会,把加籐鹰的罪名放在我头上,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。
      另外一方面,阿里布达王国则对这些谣言推波助澜,虽然没有正式承认,但官方发言人却隐约肯定了这些讯息,还提出若干证据,显示我与黑龙会私通,当年还偷偷纵放过黑龙会的间谍。他妈的,官字两个口,政府是他开的,证据是他提的,有什么谎话说不出来?
      一时之间,法雷尔家族似乎成了大地上的危险份子。造成这恶劣名声的理由,不只是我,还包括我那变态的老爸。
      本来自从莱恩举行国际和谈之后,大地之上的几大强权就暂时休兵,联合压制黑龙会,但是在边境疆域上,要完全实现和平却没有那么容易。本来在边疆地区,士兵们就常常自行「调度物资」,靠着越过边境掠劫敌国百姓,作为外快。
      伊斯塔与阿里布达王国的边境,双方士兵常常越境偷袭,烧燬民宅,搜掠财物,这些事情人们应该早就习以为常,但就在幽灵船事件后不久,发生了一件意外的纰漏,伊斯塔的掠夺小队在袭击过程中,遭遇了一支特殊部队,不是阿胡拉玛的城防军,而是理应驻扎在西北国境,第三新东京都市的特种部队。
      没错!就是我那变态老爸的军队!
      每个人都想知道,为何驻扎在西北国境的军队,会毫无迹象地出现在东北?不过却没人敢问。这支自称只是路过的部队,非但对本国军队拔刀相助,还表现得异常凶狠,在杀光了伊斯塔越境的所有士兵后,更反向杀入伊斯塔,破关、屠村、杀人、放火,不留半名降卒,把伊斯塔边境十里化为人间地狱~~好吧,虽然那边本来就很像了~~事情至此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,但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头,就在新东京军侵入伊斯塔十里国境后,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里,突然有一具庞然大物破地而出,外表看来很像普通的巨石像兵,可是威力却大上几十倍,不但躯体坚固难破,力大无穷,而且还会使用简单的黑魔法,杀伤力大得异乎寻常,把新东京军来个迎头痛击。
      起初,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,不过军事专家很快就辨认出来,那正是伊斯塔传说中的禁忌武器「巨神兵」!即使经历了当年的惨案,伊斯坦人仍没有放弃製作这邪恶的石像兵器,不晓得牺牲了多少人命后,终于把这禁忌武器製作出来,但大概是刚好碰上国际和谈,这项禁忌武器无用武之地,只好先藏在边境,作为秘密埋伏,结果刚好来了批最适当的实验体。
      本来是应该这样子的啦!
      要製造巨神兵,要牺牲大量人命,其中对于幼童、老人、孕妇的人数都有限制,是一件大伤天和的人间凶器,无论是为了什么理由而製造,伊斯塔都将因此受到国际指责,还有国际联盟的强大压力,然而,因为一个理由,事情没有往这个方向发展。
      当日在南蛮,巨神兵在蛇族的操纵下,真个是横扫千军,所向披靡,新东京军虽然骁勇,却也不是对手,被打得节节败退,面临覆没危机时,新东京军的后方也发生巨爆,一个怪模怪样的巨人由土中破出,耸立起巨大的身影。
      将近二十尺,七层楼高的巨大躯体,比巨神兵还要高大,构成的物质并非石材,而是不明的有机物。紫色的血肉上覆盖着青色装甲,双臂尺寸长得异乎人体比例,六角形的眼睛中冒着凶芒,巨影散发着骇人的气势,甫一现身,就仰天发出野狼般的凄厉嚎叫。
      「虎~~~~~~」
      「不、不好,初号机暴走了!」
      查证不出这句话来自谁的口中,但根据现场纪录,确实有人听到这一声惊惶的叫喊,跟着,那一台在纪录中被称为「天鹰战士」的生化机甲兵,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猛兽,高速朝巨神兵冲去,左手一抖,不可思议地闪电延伸,敏捷若猿猴,掐住巨神兵的脖子,将之扑倒,重重破坏。
      如果说巨神兵是人间凶器,那么这台东西就是头根本不该出现人间的毁灭魔神,非但力量强横,出手之残狠辣甚至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,根据在场士兵的回忆,它在把巨神兵破坏到一定程度后,赫然张开大口,一口一口将巨神兵撕咬扯碎,吞下了其胸中藏的万灵血珠,将巨神兵分解碎裂为一地的崩散石块。
      吞食了万灵血珠后,那头异物再次仰天狂嚎,啸声恍若万鬼齐哭,惨绝人寰,令在场的两国士兵不寒而慄,有三分之一的人事后接受精神治疗,每晚梦魇不断。光是听事后人们的转述,就让我遍体生寒,在场亲眼目睹的人受到何等冲击,可想而知。
      这件事情后来在国际上掀起了轩然大波,阿里布达王国与伊斯塔,在全然没有準备的错愕情形下,意外撕破国际和约,打了一场大规模的激烈血战,死伤损失虽然还好,但战争规模却是惊天动地。
      巨神兵在何时建造?天鹰战士怎么造出来的?源堂·法雷尔为何出现在伊斯塔边境?他要往什么地方?去了哪些地方?这些全都是谜团,令得各方势力争相查探。伊斯塔能製作出巨神兵,想必是大量牺牲人命之后的结果,这点各国虽然同声谴责,却是能够明白,但阿里布达王国怎会建造出比巨神兵更强更邪门的生物兵器?这点不但各国不知,相信就连阿里布达军部都一头雾水。
      长期以来,位于边境的第三新东京都市,就属于治外法权,虽是军事设施,却是不受军部管辖的地方。变态老爸战功彪炳,连拿了多年的最佳公务员奖,廉洁程度好比圣人,但他的第三新东京都市却不容许国家插手,甚至好像还有独立的经费运作。
      在国际的强大压力下,阿里布达军部组成了调查委员会,在二公主冷翎兰的率领下,到第三新东京都市询问真相。只是,儘管冷翎兰在国内手握重权,但搞不清楚状况的她,仍是在我那变态老爸的手里吃了大亏。
      「没有什么特别的,那些只是单纯的集体幻觉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」
      真是他妈的好解释,我那变态的老爸坐在一众审查委员面前,带着墨镜、白手套,用一本正经的表情这么回答,当场就引起那些高官的哗然。
      「几千个人哪会这么容易一起幻觉?我们怎么不会有幻觉?」
      在场的冷翎兰保持沉默,但身为领导者的她本就无须多言,一切交给那些聒噪的手下来说,就已经足够。
      正确的政治手腕,但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。源堂·法雷尔之所以可怕,不是因为他统帅重兵,不是因为他武功强横,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变态!愿意当个本分的戍边军人,那是因为他的变态心理进入蛰伏期,暂时懒得在世上搞风搞雨,但如果把睡虎当成大猫,那么至少也请记住~~猫也是会吃肉的。
      仅仅第二天,除冷翎兰以外的所有审查委员,全部有了集体幻觉的体验,但这体验却似乎刺激了些,因为他们脑中从此没有真实,只剩下无止境的梦魇幻觉,说得清楚一点,就是全都成了废人!
      在这样的情形下,冷翎兰能够全身而退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。有人说,是因为源堂·法雷尔还忌惮皇室几分,但也有人说,冷翎兰是浴血杀出第三新东京都市的。无论真实情形如何,这仍指向同一个事实,就是阿里布达王国已无力钳製法雷尔一族,第三新东京都市从此不受阿里布达管辖了!
      一直沉睡中的猛狮,发出了震天怒号,但到底是什么东西惊醒了睡狮,这点却是众说纷纭,不过当人们把两代之间作个串联,确实有很多人猜测,是因为阿里布达王国通缉约翰·法雷尔,这才逼反了素来安于作个公务员代表的源堂。
      (放你妈的狗臭屁啦~~那个变态的问题,不要扯到我身上来,他有那么重视儿子才怪!他妈的~~死变态一个,在自己地盘搞风搞雨不够,还给我跑到东海去杀人,以为没人认得出是你吗?)
      想到在幽灵船上发生的那一幕,就让我火冒三丈高,事后越想越是愤怒。按照常理推算起来,伊斯塔边境正是由东海回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必经路段,之所以特种部队会在那里出现,并且与伊斯塔打了一仗,大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。
      儿子可能是黑龙会的奸细,父亲是破坏和平的动乱根源,法雷尔家的父子两代,看来还真是罪无可恕,也难怪月樱姐姐如此为难,看这样子,她多少想从我这边入手,想让我帮忙摆平我那变态的老爸,以免好不容易建筑起来的国际和平毁于一旦。
      (唉,但是姐姐你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啊,那个变态的老东西,心情好的时候,连自己老子也不放在眼里,心情不好的时候,管他面前是神是魔都照杀,怎么会为了我而改变决定?你在我这边摆指望,根本就是没指望啊!)
      如果是别人对我有此要求,我大可混水摸鱼,吃完拿完后一走了之,但是提出这件事的是月樱,纵然有天大难处,我也要设法帮她摆平,因为这是我二十年前与她勾手指许下的承诺。
      「那么~~贤侄,你预备何去何从?下一个目的地是第三新东京都市吗?」
      茅延平所提出的问题,也正是众人的疑问。羽霓和阿雪都停下动作,两双妙目凝望过来,等待着我的答案,或许,在她们的心中,对我那变态的老爸充满好奇,而第三新东京都市更是传说中的神奇禁地,能够有机会进去一探,该是件美事吧。
      不过,我却一点都不想见那个变态的老东西,不想看到他的太阳眼镜,也不想看到他的死大鬍子。一个变态的鬍鬚眼镜男,有什么好看的?至于第三新东京都市,去那边根本没搞头,难道去看那台「天鹰战士」吗?
      所以,答案早就被选择出来了。
      「大家收拾行李,我们晚一点就上路,目的地~~金雀花联邦。」